山芋飘香(泥土芬芳)

冬天,整理厨房,发现装在纸箱内的几只山芋发了芽,是之前吃剩的。芽冒出了一寸光景,每只山芋上有三四个,嫩红色的,很有力。

天气暖和了,乡下开始种山芋。我跃跃欲试,在房舍边的花圃里松土,把带芽的山芋半埋进土里,芽外露。然后浇水,盖上塑料薄膜,自己培育山芋苗。过几天,打开塑料薄膜,山芋苗在土里成活了,长出了小叶瓣。又过十多天,苗长到半尺来长。我剪下三十来个苗头,种在地里。松土,堆高成垄,便于山芋生长。

山芋苗种好,当初用来发苗的山芋怎么处理?忽然想到了一个朋友,他喜欢水育山芋盆景,装在透明的玻璃瓶或者齐腰切开的塑料瓶内,白色的根须盘曲在瓶子内,一目了然,如老寿星的一把美髯。刚育的芋苗挺拔茁壮,紫红色的苗茎,长着绿中透红的叶瓣;时间久的,一根根绿色的藤蔓顺着瓶沿挂下,形如吊兰,姿如绿萝。上可观花闻香,下可赏根凝神。想到此处,便也学着做水育山芋盆景。

山芋苗刚种,便逢久旱。我天天在傍晚浇水,一直浇到山芋苗长个爬藤,向四周蔓延,叶子郁郁葱葱。我想,地下的山芋一定初长成。中秋桂花飘香时,我去观察山芋的长势,忽然发现有几根山芋藤上开出了淡紫色的小花,喇叭状,如木槿花。我一阵惊喜。

山芋花掩隐在绿叶丛中,一副含羞态。我从没见过山芋开花。后来,我问常种山芋的老农,他们告诉我有的紫薯、红薯(我们都称山芋)会开花。我扒开山芋藤,只见根部的泥土裂了缝,是长个儿的山芋拱裂的。

过些日子,天气变凉,我把山芋挖出。四齿耙使得小心翼翼,怕碰坏了细皮嫩肉的山芋。其中一棵长了好几只,有大有小,最大的约两斤。我喜出望外,内心充满了第一次育苗种山芋的成就感,边挖边捡,似乎已经闻到了山芋的香味。

小时候,“瓜菜半年粮”,是南瓜、山芋、土豆填饱了我们的肚子。记得生产队里的坡地、旱地上,都种了一大片一大片的山芋。到了中秋之后,山芋挖出来,每家每户分上几百斤,当成口粮。从此,我家的早饭就是以山芋为主。那时,农家都烧着柴灶,架着铁锅。每天清晨,村庄上炊烟袅袅,家家户户煮山芋。把山芋切半或整个加少许水,紧贴在锅上烀熟。山芋经过适当的高温,表层发脆,像煎的饼子,释放出一种锅巴般的焦香,在整个村庄随风弥漫飘溢。

住在城市,在大街小巷走,常常看到烤红薯(我们叫烘山芋)的摊子。板车上装个铁皮桶制成的炉子,在街边巷口烤红薯,一阵阵香味吸引了来来往往的过客。看着这样的烤红薯摊,我不由忆起小时候在灶膛煨山芋的情景。冬天里,父母做饭时,我抢着烧火,把准备好的几只山芋塞进灶膛,埋在灰堆里。等饭熟,山芋也煨熟了。用火钳夹出,一只只山芋黑乎乎的,带着焦香味——正是乡村百姓生活的烟火味。待山芋散一会儿热,小手拍掉山芋表层的黑灰,再掰开来吃,是那么柔软香甜。

一只看上去黑不溜秋的煨山芋,里面却是热气腾腾的美食,让我留存了童年的美好回忆,也让我看到了平淡朴素的生活里,充满了烤红薯、煨山芋般的甜蜜。

评论

  • 相关推荐
  • 资讯
  • 娱乐
  • 体育
  • 佛教
  • 汽车
  • 科技
  • 房产
  • 家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