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驾马车"收割"上下游产业链 王兴资本野心归来?

财联社(记者李丹昱)讯,投资喜茶、并购摩拜单车,这些战绩令美团在早期成名。在王兴带领下,美团围绕餐饮酒旅行业上下游标的攻城略地,试图在BAT的围剿中突围。

最为激进的是在2017年,美团在行业热点的驱动下,达到投资项目数量的顶峰,但项目质量也出现参差不齐,彼时,美团龙珠资本投资的轻食品牌甜心摇滚沙拉项目如今已陷入停摆,管理层处于失联状态,而2017年这一年也成为了美团对外投资的转折年,自此锐减。

不过,这一状态在2021年上半年有所改变,“美团系”已经有6笔公开投资入账,覆盖无人配送、新式茶饮等多个领域,美团的野心再次浮现。

“1.》》三股”投资力量并行

喜茶、理想汽车、普渡科技等被投项目看似毫不相关的背后,分属“美团系”不同的投资力量。其对外投资出口主要有三方:龙珠资本、美团战投以及王兴个人投资。

龙珠资本更名前为美团点评产业基金,主要投资大消费领域C轮以前的项目;美团战投以及王兴个人投资的领域更为宽泛,包括本地生活、企业服务、汽车交通等领域;龙珠资本以及美团战投的直接管理人则均为美团CFO陈少晖。

2017年11月,美团龙珠资本完成首期交割,并在2018年7月10日宣布完成最终交割,规模20亿人民币,主要出资人除了美团以及多家母基金外,还包括腾讯和新希望等产业投资人。

据财联社记者统计,截至目前,龙珠资本共有对外投资事件17起,其中9起集中于本地餐饮,11起投资集中在C轮之前,包括幸福西饼、乐禾食品、古茗奶茶、易久批、肉联帮、怒喵科技等。

美团战投的公开投资事件共80起,行业范围横跨本地生活、企业服务、金融、智能硬件、汽车交通、电子商务和农业。

纵观龙珠资本、美团战投以及王兴个人的投资项目,天使轮、A轮、B轮最为集中,尤其是在一些早期项目中,美团会寻求独家投资。

三驾马车

数据来源:IT桔子

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分析认为,美团龙珠资本关注的早期项目对其资金压力不大,独家投资有利于提升话语权,“另一层面,龙珠资本在投资Manner时选择独家投资的模式,这也是不希望巨头之间在某一角度产生直接冲突。”

三驾马车

图|财联社记者 李丹昱 制图

2.》》“抢夺”上下游

一直以来,美团营收主要来源仍是餐饮外卖与酒店旅游等在线交易的佣金,而对外投资也是围绕这两点核心业务展开。

美团相关负责人对财联社记者表示,无论是龙珠资本还是美团战投,都在追求产业协同,即组织内部协同以及产业链上下游协同。

消费端,龙珠资本独家投资了肉联邦、Manner咖啡等项目,参与了新式茶饮品牌喜茶、古茗茶饮融资,频频出现在新消费行业标的资方中。2021年初,美团战投投资东呈国际集团,入股20%,亦是美团传统强势渠道。

但在更贴近消费者的赛道上,被投企业的态度却并不一致。

壹号食品董事长陈生表示,龙珠资本投资肉联邦后,首先是资本领域,后续双方会探讨线上、线下及上游供应链的问题。“美团也在做生鲜,有To B平台,壹号食品和肉联邦希望将自己的猪肉、鸡蛋等产品嫁接过去,成为其供应商。而在前置仓和配送方面,目前肉联帮最大的痛点在于配送,当门店密度够大时,与美团的合作或将能减少配送费用。”

而东呈酒店则不愿提及美团战略投资,其相关负责人表示:“美团对东呈这边的干涉并不多,不同门店有不同的OTA策略,比如我们在广州体育西路的一家宜尚2.5,因为在CBD核心地段,散客比较多,店长在线上渠道就是侧重以散客和年轻群体为主美团渠道;以商务客为主的门店,就会侧重携程多一些。”

景鉴智库分析师周鸣岐表示,不少被投企业后续还有融资上市的需求,与美团深度绑定,不利于其在资本市场的发展。“在OTA(在线旅行社)赛道,美团与携程、阿里系飞猪等形成竞争关系,企业与美团绑定只会损失更多流量。”

而在B端,美团则将目光集中在无人配送、机器人研发等科技领域。美团战投与毫末智行pre-A轮融资;持续加注普渡科技以及梅卡曼德机器人。龙珠资本则参与了蜜雪冰城的A轮融资以及Manner咖啡的B轮融资。

上述业内人士分析认为,智能配送、无人驾驶、机器人在送餐与物流领域的应用是当下美团接下来对外投资的重点。“互联网巨头反垄断监管影响下,依靠与商家的合作已很难保持市场地位,美团希望通过科技手段提升外卖、送餐等环节的体验,降低成本。”

但沈萌并不看好无人配送的前景,其认为,“无人配送技术距离成熟还有一定距离,无论是监管还是市场,都很难在短期内允许其大规模使用。”

今年4月,美团发布公告称,拟通过配售股份和发行可转债方式,募集约95.8亿美元资金(约合622亿元人民币)。业内分析,这笔资金将重点支撑其社区团购以及无人配送的相关业务。

3.》》直面BAT

在“千团大战”中幸存的美团,第一笔对外投资出现在2010年,但直至2015年-2016年,投资数量才出现指数增长。而BAT的投资布局已经遍布全产业链,美团、滴滴、字节跳动成为最直接挑战者。

三驾马车

2020年国内巨头投资布局 图|财联社记者 李丹昱 制图

与美团餐饮上下游逻辑不同,滴滴专注交通领域,字节跳动则在社交、内容上投资较多。其中,字节跳动旗下推出的飞书、Lark、字节云等产品,直接与钉钉、微信、百度云等产生竞争。

而美团最早与BAT交锋还要追溯到收购摩拜单车。彼时,ofo完成阿里领投的8.66亿美元融资,阿里顺势进入了ofo董事会;滴滴亦在ofo投资人之列,但随着ofo创始人戴威引入更多阿里系资本,与滴滴抗衡,阿里主导权加深。

腾讯此时支持美团收购摩拜单车,马化腾曾公开表示,腾讯投资的基本逻辑是,除了通讯社交和内容,其他都交给合作伙伴。

此外,无人配送领域,也成为美团与“阿里系”饿了么以及京东直接竞争的领域。

但除摩拜单车外,美团对外投资项目鲜少并表。为了减少对上市公司的影响,美团在被投公司的持股比例鲜少超过30%。“美团受到每个季度业绩公告周期的压力,所以有意识控制投资比例,并不寻求控股权。美团希望通过前期的业务整合与其主业融合,单纯的财务投资在美团的对外投资中占比较少”。

据沈萌分析,“腾讯系”、“阿里系”投资风格偏向于产业外延投资,借助新的标的实现细分市场的优势,以此强化自己的存在。但美团战投和龙珠资本的风格与此不同,而是更注重对主业的加码,整体逻辑性较强,与BAT的竞争也主要集中在这一领域。

进入2021年后,美团投资节奏有所加快,投资版图的扩张,将与BAT产生更多交叉。据业内人士透露,王兴对投资的重视程度不低于主业,年内或将有更多项目披露出来。

评论

  • 相关推荐
  • 资讯
  • 娱乐
  • 体育
  • 佛教
  • 汽车
  • 科技
  • 房产
  • 家居